后疫情时期的横店

  原标题:后疫情时期的横店

  张海敏满脸污渍,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

  半小时前,她与其他群演还在跟“怪兽”做着殊死搏斗,但此刻他们已经“死亡”。

  现场一片安静,“躺尸”中隐约传出几声轻微的鼾声。

  导演很恼火。一位男群演被同伴推醒,他惊恐地猛然坐起。事后,张海敏说,“那男的最近接戏太多,一舒服就睡着了”。  

  演员公会

  张海敏26岁,之前在河南工地搬钢筋,当演员是她一直的梦想。

  来横店第一天,张海敏加入了演员公会,之后5天接到2个通告,数量比她想象得多,但她并不满意。“别人都说横店戏多,但我觉得是男人戏多,我们女演员选择的还是少。”

后疫情时期的横店8月13日,横店演员公会特约演员选拔。群演们在备考大厅拿着考题各自准备。

  8月13日下午2时,今年第二次特约演员选拔在横店影视基地举行。偌大的备考影棚内,每十多人一排,站了十排。老师按照排队顺序发放“纸条”,考生拿到题后,各自现场准备。

  隔壁考场不时传出激情表演的声响,四组考试正在同时进行。老师对考生的朗读和无实物表演进行现场点评,合格者给予“通过票”。

  一位女考生拿起纸条,刚读了几句,监考老师连连摇手,“别念了,你的普通话不过关”。她显然没有思想准备,眼圈瞬间发红。

  同组的另一位女考生进行无实物表演。“卖西瓜喽……”她双腿跪地,挥舞着手臂喊。直到表演结束,老师仍没给通过票。拒绝的理由是,表演过于浮夸,不够生活。

后疫情时期的横店8月13日,横店演员公会特约演员选拔现场。一位考生没有拿到“通过票”,现场要求老师再给一次机会,被老师拒绝。
后疫情时期的横店8月10日,横店演员公会大厅,三位男子围坐在台球案旁。已临近中午,他们仍在等待其他剧组的拍摄机会。

  据横店演员公会宋强经理介绍,目前演员公会注册人数已达8万余人。此次特约选拔,一是当下剧组的需求很迫切,二是疫情后大量群演聚集,考虑两方面的需求,“此次选拔,我们是不办不行”。

  最终,共有575位群演报名,复试通过率不足10%。

后疫情时期的横店8月13日,横店演员公会门前,一位刚收工的男子瘫坐在椅子上。一位“横漂”说,“早上6点出发,晚上8点收工,顶着太阳晒一天,这100元也不容易挣。”

  疲惫的剧组

后疫情时期的横店8月10日,浙江横店影视产业试验区内,四方桌上铺着红布,香炉已熄灭。据工作人员介绍,很多剧组开拍新戏,必焚香祭拜,以求拍摄顺利。

  制片人刘冬拿着两部手机,低着头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近来他被两件事烦恼,一是下月即将开拍的新剧没找到合适的外景,二是原定道具服装预算突然增加。4月,他从老家蚌埠回到横店,顺利拍摄了两部剧。进入7月,情况突然复杂,预算持续增加,8月13日,刘冬招呼相关部门开了半天会,重点就一个,钱不能加,预算必须减。

  制片张喜亮也有同感,“直到现在,我们在拍的景都是其他组的,只能见缝插针。更早一个月,因为疫情影响,很多影视基地不具备开机能力,其他剧组一下全过来了”。

后疫情时期的横店8月13日,导演在拍摄间隙为演员说戏。

  8月14日早上8时,秦王宫景区内,一部古装剧正在拍摄。当日横店最高气温39℃,现场工作人员一遍遍喊,群演身披盔甲一遍遍走。

  中午,群演们站在阴凉地休息,几位游客上前攀谈,“兄弟,这么热你们还拍啊,太拼了吧”。

  群演们没搭话,低头喝着绿豆汤。

后疫情时期的横店8月12日,群演在拍摄现场抓紧午休。

  据现场一位演员经纪介绍,现在网剧、电视、电影、短视频一起上,搞得群演瞬间不够用了。

  下午2时,明清宫内,武术替身刘强扮演女侠被威亚吊在半空,导演一声令下,地面两组工作人员拽着牵引绳集体后退数米,“女侠”从房顶腾空而起。整个动作重复了7次,刘强才被工作人员从空中缓缓放回地面。

后疫情时期的横店8月12日,武术替身刘强被威亚吊在半空。他从房顶轻轻一跳,飞过树梢,轻展双臂,甩出手中长鞭,直接飞向地面。

  摄影、道具、场务迅速清理现场装备。几位主演在助理的呵护下移步下一场景。副导演喊着招呼其他群众演员抓紧站位。“小心脚下,别踩线”,灯光师傅一手扯着电线,一手扛着灯架,现场一阵忙乱。

  刘强独自摘下身上的保护绳,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瘫坐在一边。

  前夜,刘强只睡了4个小时,白天高强度的动作戏显然有些吃力,但他说“我能坚持”。

后疫情时期的横店8月11日,游客在横店影视基地围观演员表演。据工作人员介绍,“7月份,横店影视景区的游客访问量突增,特别是带着孩子的家长。”

  “忙碌”的道具

  四间仓库,两个物料制作车间,一栋七层楼,一家道具租赁制作公司隐藏在横店科兴路的一处大院。

后疫情时期的横店8月11日下午3时,库房中的大件道具基本被搬空,男子拿着道具步枪把玩。剧组道具师介绍,年代戏中的武器装备不仅要看上去像,更多要有实操的手感,特别是镜头特写时的装备,更要逼真。

  按道具体积,年代戏和古装戏区分,武器、车辆、建筑配件、家具、生活器具等将不同楼层、所有空间填充得琳琅满目。负责库房管理的王大姐谦虚地说:“我们这里还行吧,估摸着有上亿件道具,也不算大。”

  8月11日早晨,3辆民国老爷车缓缓驶出大院。不一会儿,原本停着20辆老爷车的库房只剩6辆。临近中午,40本出货单整齐地摆放在门口的架子上,上面清楚写着时间、影视剧名称、道具名称、数量、租借人。

  下午,仓库二楼和三楼的大型家具已基本被搬空,几位道具师傅把整栋楼又转了个遍,没找到满意的。一男子从窗户上探出头,对着楼下的人喊,“拉吧,别看了,那几辆车全拉走”。楼下工人点头示意,迅速将四辆马车车架拉出院子。

  “这些车今早才还回来,还没来得及入库呢。”王大姐的喊声传遍整个楼层。

  “春节到现在,实际上干器材租赁和道具服装的就没真正歇过。只是有人吃肉,有人连汤都没喝到。租赁这个行业不做到一定规模是赚不到大钱的。”一位从事12年影视的道具师傅说。

  “横漂”工作室

  雅堂村在横店被称为“横漂村”,村道沿街商业气氛浓厚,除了网吧、餐饮、宾馆、服装造型店,最多的就是影视制作工作室。

后疫情时期的横店张海敏(镜中左一)坐在出租房内和室友聊天。她说最喜欢的明星是迪丽热巴,希望有一天她也能够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

  一间开张两年的工作室内,老板当日去了义乌拍片子,只留下剪素材的小刘。刚才的电话会议,客户语气严厉,他没有反驳。

  “现在有戏拍,有钱挣,我很知足。”春节后,老板在工作群里已经表态,如果疫情严重,公司解散。4月份,一位老客户给了3条短剧,公司才又开张。

  28岁的张宏,今年3月刚创业。公司到现在还没来得及挂牌,只是在正门口摆上一块石磨,门梁上挂了一张弓。

  疫情期间,听说有人出店,他拿出12万元和老乡一起接手。张宏之所以选这个店址,据说是请高人看了风水。对此,张宏闭口不谈,只说,“别人运气不好,我想赌赌”。

  张宏做过最坏的打算,如果没活,就还去剧组打工。不过,最近即便是剧组一天给1500元,他也没去。

  5月疫情好转,张宏接到4单拍摄业务。6月,接到一个电视剧的纪录片,7月,又接到一公司的视频拍摄年单。突如其来的业务量,并没有让张宏欣喜。对于未来,他谨慎乐观,认为小工作室门槛低,利润也低,最终做自己的剧本才是出路。

后疫情时期的横店8月12日,当地网红在万盛街直播跳舞,围观群众也随之舞动。一位网红说,“之前都做过群演,疫情期间接戏反而不如直播挣钱”。

  防疫复工

  春节后,东阳市继续加大防疫管控力度,据横店文荣医院院长陈志兴介绍,医院对于“横漂”,特别是剧组的明星演员开展上门服务。同时设立“横漂窗口”,添加CT室和PCR核酸检测室,专门用于“横漂”演员的各项检测。截至2020年7月20日,医院复工组对接横店各个剧组,核酸检测复工人员9000余例,无一例阳性。

后疫情时期的横店8月11日,两位男子身穿女装戏服,在横店影视基地游览。横店影视基地允许游客租借戏服,以此体验戏剧环境。

  横店影视集团官方数据显示,7月以来,在横店已经开机拍摄的剧组有48个,筹备的剧组有63个,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16%。目前已经有8000位横漂演员进入各个剧组拍摄。

后疫情时期的横店8月14日,横店秦王宫内,因剧组拍戏,王宫广场被封。游客们热情很高,但看不到明星,也不能进入拍摄现场,颇有微词。一男孩打着阳伞失望地站在原地。

  横店演员公会宋强经理认为,今年的数据整体看,和往年的数据差别并不大,可能略有增长。主要是因为疫情把时间错开了,以前的拍摄高峰期是上半年5-6月,下半年10-11月,而今年一是疫情影响,二是剧组本身的原因,立项、备案、资金没到位。前几个月无法开机,整体需求都在7-8月释放了。

  (文中刘冬、刘强、张宏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赵亢 摄影报道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责任编辑:朱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