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政策例行发布会召开——为企业减负1.5万亿元如何实现

  原标题:国务院政策例行发布会召开——为企业减负1.5万亿元如何实现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8月25日讯 (记者 陈果静)“商业银行‘傍大款’的好处越来越少了。”8月25日,在国新办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发布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在回答经济日报记者提问时表示,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改革经过一年多的持续推动,取得了显著成效。商业银行主动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小微企业融资实现“量增、面扩、价降”。

  8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深化市场报价利率改革,引导贷款利率继续下行。下半年,贷款利率如何实现进一步下降?年内,金融机构还要为企业减负1.5万亿元,这一目标如何实现?

  “能不收就不收,能少收就少收”

  根据测算,今年前7个月已为市场主体减负8700多亿元。这8700多亿元怎么实现的?

  刘国强介绍,减负的主要措施包括三个方面:一是降低利率减负4700亿元。其中,LPR下行引导贷款利率下降减负354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支持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减负370亿元,债券利率下行为债券发行人减负790亿元;二是普惠小微信用贷款支持政策、中小微企业贷款阶段性延期还本付息政策两项直达货币政策工具,还有前期的延期还本付息政策,总共减负1335亿元;三是银行通过减免服务收费,为市场主体减负2045亿元。四是支持企业重组和债转股减负大约660亿元。除这些以外,金融部门还通过核销等方式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以自身的财务资源承担了市场主体的成本。

  “能不收就不收,能少收就少收。”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介绍,在减费让利方面,银保监会不允许银行机构对企业和个人乱收费。同时,银行不能收过高的费用,必须是服务的合理范畴之内的费用。此外,坚决清理和严格处罚隐性收费,一些不是明码标价的收费要坚决清除。对于其他的中介机构和其他行政机构的附加费用,如登记费、抵押费、担保费、评估费等,也是能少收就少收,不需要收就不收。

  与此同时,制度建设也在加强。今年5月,五部委出台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信贷融资收费降低企业融资综合成本的通知》,规范信贷、助贷、增信和考核环节收费行为及收费管理,取消了信贷资金管理费、小微企业提前还款违约金,银行提高信用贷款比例而相应减少了抵押登记及评估费、担保费、保证保险费。同时,禁止存贷挂钩和强制搭售保险降费,并加强第三方机构管理来推动整体的降费。

  接下来,8月至12月,金融部门还将继续为市场主体减负约6000多亿元,全年合计将为市场主体减负1.5万亿元。

  LPR改革打破“地板价”

  “地板价现在已经完全被打破。”刘国强介绍,商业银行以往有个不成文的约定,给企业贷款的最低利率按贷款基准利率的九折算,按九折算最低是3.915%,不能再低了,客观上形成了贷款的地板价。有这个地板价的存在,贷款利率就很难再往下走了。

  “地板价”就是贷款利率的隐性下限。LPR改革一年多来,货币政策传导效率明显增强,贷款利率实现“两轨并一轨”,这一隐性下限也被打破。

  央行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7月份的贷款利率低于原贷款基准利率0.9倍,也就是低于“地板价”的占比已经达到了40.2%,比改革前2019年7月提高了3.4倍,是当时的4.4倍。

  “地板价”被打破后,商业银行给大企业的贷款利率就会降低。刘国强介绍,大企业谈判能力强,“地板价”打破以后会要求不断的降低利率,商业银行“傍大款”的好处就越来越少了,他们就会去和小微企业做生意,为小微企业服务,促使商业银行主动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小微企业融资实现“量增、面扩、价降”。

  LPR改革一年多来,降低贷款利率的成效显著。7月,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长27.5%。不但量增加了,而且由于银行对服务小微的兴趣越来越大,产生了竞争,竞争以后价格也下降了。6月新发放的普惠小微贷款平均利率是5.08%,比上年末下降了0.8个百分点。7月,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是4.68%,同比下降了0.64个百分点,降幅明显超过同期一年期LPR的降幅。

  现在,LPR已经成为金融机构贷款定价的主要参考。目前,增量贷款利率基准转换基本完成,存量部分到8月底可基本完成转换。

  减负与银行利润变化不是零和关系

  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银行业金融机构实现利润2.4万亿元,同比下降了12%。有观点认为,为企业减负会明显压低银行的利润,也是上半年银行业利润下降的主因。

  “为市场主体减负与商业银行的利润变化,不是一一对应关系,更不是零和关系。”刘国强回应称,商业银行贷款收入是贷款利率和贷款数量共同决定的,商业银行降低贷款利率后会增加贷款的需求,会导致贷款数量的扩大,价格降了,贷款的数量就增加了。“量大了可以抵消价格下降的影响,这就是薄利多销。”刘国强表示。

  金融机构资金成本的下行也“对冲”了一部分影响。刘国强表示,今年以来,央行引导市场整体利率下行,并下调了再贷款、再贴现利率,降低了金融机构的资金成本。因此,虽然贷给企业的利率降低了,但金融机构自己借钱的利率也降低了,这也对商业银行利润减少起着抵消作用,利润不会减少那么多。

  刘国强表示,在疫情的冲击下,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银行业盈利水平同比是下降的。主要是由于银行为实体经济减负以及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前瞻性应对未来贷款上升的压力,这几个因素导致的。

  目前,有观点认为,在银行利润下降的当前,有必要降低资本充足率等监管要求。“目前没有必要下调监管要求。”刘国强表示,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保持资本充足很重要,未来即使资本充足率下降,也不能通过下调监管要求来满足,那样做是自欺欺人,而是要有实实在在的、丰富的补充资本的手段。

  刘国强认为,总体看,银行业整体运行是稳健的,拨备和资本水平是充足的。”截至今年二季度,银行业资本充足率14.21%,较年初下降了0.43个百分点,虽然比年初下降了,但是远高于10.5%的监管要求,所以目前没有必要下调监管要求。

  下一步,为了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增强服务小微企业,服务“三农”的能力,人民银行将会同有关部门推动健全银行资本补充的体制机制,支持银行利用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创新型的资本工具,多渠道补充资本。推动用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资金补充中小银行资本,深化中小银行改革,健全适应中小银行特点的公司治理结构和风险防控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