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特朗普政府 张一鸣总算硬气了一次

  原标题:张一鸣总算硬气了一次

  来源:财富中文网

  作者:岳巍

  决定TikTok未来命运的诸多选择中,张一鸣又提供了一种可能。

  25日,TikTok正式采取法律行动,通过诉讼来对抗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行政禁令。TikTok说自己“别无选择”。

  提交给洛杉矶联邦法院的诉状,将特朗普、美国商务部以及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列为被告。

  TikTok主张,8月6日的行政命令是出于政治动机,而且没有经过正当程序。

  在诉状中,TikTok认为特朗普政府错误地援引了1977年颁布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这一法案赋予美国三军总司令在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时监管经济活动的广泛权力。

  “这项行政命令并非真正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独立的国家安全和信息安全专家批评了这一行政命令的政治性质,并对其所宣称的国家安全目标是否属实表示怀疑。”TikTok在诉状中说。TikTok还强调,对于TikTok的安全措施为什么不足以消除国家安全担忧,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从未予以说明,而且在最初的法定审查期结束之前很久,就实际上终止了与原告的正式沟通。

  特朗普8月4日签署的第一道针对TikTok的行政禁令,旨在要求字节跳动在45天之内完成TikTok出售给美国公司的行动,如果超过这个期限,也就是9月15日之后,任何美国人将不得与字节跳动进行交易。

  美国官方“驱逐”TikTok的理由一直都是担心国家安全受到侵害,因为华盛顿的官员们担心TikTok将美国用户的数据转交给中国,根据最新的统计数字,这个短视频应用在美国已经拥有超过8000万活跃用户。

  字节跳动一直否认这一指控,TikTok也通过聘用美国籍高管、将用户数据存放在新加坡等举动,来向美国证明它并没有任何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行为、想法和动机。

  但无论是字节跳动还是TikTok,无论是张一鸣还是他的美国同事,都无法令特朗普与他的幕僚们放心,TikTok于是转而寻求司法解决这一问题。

  在这之前,张一鸣已经因为他之前的“软弱”态度受到许多来自中国网民的攻击,后者抨击张一鸣的温和应对是向美国下跪,随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他们又讽刺他“下跪也没有用”。

  现在,这些很可能每天都从字节跳动的众多产品中获取新闻资讯与享受娱乐的人们,继续嘲笑张一鸣是“先跪再起诉”。

  张一鸣的遭遇,体现了中国经济生态的繁荣:不仅有聪明的创业者只用8年就打造出一个互联网巨头企业,还有数以千万级的“创业导师”利用键盘夜以继日地指导这个聪明的创业者如何应对危机。

  张一鸣的全球化野心,已经在这次危机中遭受重创。年初字节跳动调整组织架构,他为自己加冕“全球CEO”这一头衔时,美国已经开始对TikTok收购假唱App Musical.ly展开调查。该项收购使TikTok得以进入美国并很快大行其道。虽然遭遇挫折,但他当时仍旧审慎乐观地希望能够通过对TikTok进行公司治理层面的改造,获得美国政府的信任,让字节跳动继续保有TikTok,而不是将其一卖了之。

  字节跳动的投资人,特别是美国投资人,却没有这么乐观。与张一鸣相比,他们更了解美国与美国政府,也更了解特朗普。在最新披露的消息中,字节跳动董事会内部就TikTok的未来,已经发生过明确的意见分歧。

  尽管已经是一个千亿级的互联网巨头企业,但是张一鸣仍旧面对了投资者与创业者之间都会有的问题。虽然他坚持不肯在出售问题上做过多让步,至少在口头上,但投资人们已经开始谋划各种对策,以实现资本的收益最大化。

  TikTok的诉状披露,在特朗普的第一道禁令发布前,7月30日,TikTok与微软之间就已经签署了一个不具约束力的收购意向书。

  微软是美国官方最满意的接手者,特朗普相信微软能够处理好TikTok的“危害国家安全”风险,尽管这种风险还没有任何实质证据。

  甲骨文的出现,让事件走向有点脱离剧本,尽管人们并不认为它是一个最好的收购者。但是如果我们假设这背后有投资者在进行推波助澜,或许就不难解释为何几乎没有任何相关业务的甲骨文会有这种意愿。

  《华尔街日报》24日报道,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的两大投资方,私募基金“泛大西洋投资”和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正在寻求参与对TikTok美国业务的收购。相信这正是甲骨文投身收购局的主要推动力。

  对字节跳动与张一鸣来说,起诉特朗普政府除了能够稍稍平息国内舆论对他的指责,还能争取更多时间,来进行更细致的收购谈判。

  所以这场诉讼从一开始就有明确的结局:没有获胜的可能,但也是必须的一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