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树新生 见证山中村寨脱贫之路

  原标题:古树新生 见证山中村寨脱贫之路

  新京报讯(记者 周怀宗 王颖)湖北恩施枫香河,村民邓世选从地里回来,吃了午饭,他打算到后山上捡点儿枯树枝、树根之类。

  邓世选家在寨子的最高处,房后就是深山密林,没有修过路,只有一条他自己踩出来的林间小道。

古树新生 见证山中村寨脱贫之路

  邓世选家后山的古树。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数百年古树,曾庇护村民

  沿路上山,一人宽的小路,经常被茂盛的野草遮住,时不时还有大树长在路上,树上有攀爬的野生猕猴桃,乒乓球大小的猕猴桃,大约还需要一个月左右才能成熟,“现在又酸又涩,但熟了以后挺甜的。”邓世选说。

  大约5分钟的路程后,到了一棵三人合抱的古树前,这个古树有数十米高,在山脊另一侧的寨子中心,就能看到古树的顶端。

  古树是一棵杉树,树根处有大量白蚁啃食之后留下的粉末,邓世选告诉记者,每年都有人来这里治理,但毕竟地处深山,难以根绝。从地面往上,树干笔直,一直到五六米处,忽然伸出来许多和地面平行的树枝,这些树枝大多有碗口粗细,在树干上密密麻麻地长成一圈,然后又沿着树干往上,仿佛台阶一般长上去,遮住了头顶的天空,偶尔才有一两缕阳光,透过缝隙照射下来。

古树新生 见证山中村寨脱贫之路

  这棵古杉树,至今约有300多年历史。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这是一棵杉树,大约有300多年了”,邓世选说,“新中国成立之前,有土匪进了寨子,村民们曾逃到后山,就在这棵树下躲藏了好多天,树冠可以遮住风雨,人们又在树下挖了火塘,取暖做饭。山深林密,虽然距离不远,但土匪没有发现藏在这里的村民”。

  火焚后重生,长出了寄生树

  相比后山的古树,寨子里的古树,就没那么幸运了。枫香河寨门口,曾有几棵古树,最老的一棵梓树,据说有600多年了,还有一棵300多年的古茶树,以及一棵不知年龄的古桑树。当年土匪烧毁了寨子,古茶树幸免于难,古梓树烧毁了多半,古桑树当场烧毁,再也没人能知道它的年纪了。

古树新生 见证山中村寨脱贫之路

  据说这棵当年被烧毁的古梓树有600多年的历史了。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古树新生 见证山中村寨脱贫之路

  人站在巨大的古梓树下,显得如此渺小。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古茶树如水桶粗细,至少有三四米高,树上结满了绿色的果子,圆形的果子有点儿像百香果,但更大一点儿。这个果子不能吃,村民告诉记者,“里面的茶籽可以榨油,榨出来就是茶籽油。在山上,这样的茶树还有很多,但都比较细,也没有这么老”。

  古梓树有数十米高,其中一侧树皮剥落,长出光滑的新皮,树根处有个洞。村里年纪最大的老人曹之和说,这棵树当年被火烧了以后,一直没缓过来,直到近几年,才忽然好了,重新变得郁郁葱葱。树下的大洞也是当年烧的,以前有一人多高,这几年也慢慢合上了,越来越小。

古树新生 见证山中村寨脱贫之路

  当年被烧毁的古梓树,如今又“复活”了。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古树新生 见证山中村寨脱贫之路

  村里最年长的老人曹之和讲述着古梓树的故事。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有趣的是,在数十年枯死的时间里,一棵寄生树在树干上生根发芽了。从树下看去,寄生树在离地近二十米的地方的一个树杈间,据村民说,这棵寄生树的叶子,经冬不凋。每到冬天,梓树上的叶子都落尽了,但寄生树叶却只黄不落,一直到第二年新叶初生时才会掉落。

  

  岩石上的树,顽强地生长

  枫香河所在的大山中,有成片的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红豆杉。其中不乏上百年的古树。此外还有很多长势奇特的红豆杉。

  进入寨子不久,一处山泉倾泻而下,山泉旁的一颗大石头上,长着一棵碗口粗细的红豆杉。这棵红豆杉长在石头的裂纹处,不少根系蔓出石缝,沿着石头缠绕而下,扎入石头下方的山体中。

  这棵树有十多米高,村里的老人也说不清楚它到底长了多少年,因为长在石头上,生长特别缓慢,但它又笔直向上,几乎没有弯曲的地方,所以村民们称它是“最坚强的红豆杉”。

  近年来,经过脱贫攻坚,枫香河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山中村寨,转变为富裕文明的现代山村,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村民们原本靠山吃山的生活,也转变为涵养生态、打造休闲旅游等产业致富的现代生活。村里的这些古树见证了枫香河生活的变化,那棵火烧后的古梓树,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重新绿起来的。

  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摄影 王颖

  编辑 唐峥 校对 李世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