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法大,终于在这个安静的毕业季告别

来源:中国政法大学

  人物介绍

  姓名:孟铂林

  专业:法与经济学

  毕业院校:中国政法大学

  未来方向:进入高校担任教职

  十年光阴,转瞬即逝,

  逛遍了昌平的鼓楼街,

  吃遍了海淀的四道口,

  却留不住满园的玉兰花开,

  留不住满眼的蓟门晓月

  ……

  

  本文转载自《法律与生活》杂志

  文丨 孟铂林

  原标题:《法科生的毕业季故事 | 中国政法大学孟铂林》

  记忆中的毕业季是人山人海的典礼,是异彩纷呈的晚会,是师门兄弟姐妹们的引吭高歌,是同窗多年挚友间的推杯换盏,歌声激昂中带着丝丝不舍,欢声笑语里隐藏着幽幽离殇……

   十年十度“军都小月”,我曾经多次幻想自己的毕业季会是何种模样。

  或许是在学士帽的海洋中意气风发,激动得泪流满面;或许是在舞台耀眼的灯光中高歌一曲,圆了这许多年来的夙愿;或许是在同门师弟师妹面前夸夸其谈自己今后的种种规划;或许是拍着同窗挚友的肩膀约定在多年后再见……

  这些本是寻常,这些本不寻常!

十年法大,终于在这个安静的毕业季告别

   孟铂林

  学术研究没有时空限制

  突然袭来的新冠肺炎疫情阻却了我们返校的脚步,但不能冷却我们热爱母校的心;周遭匮乏的资料提升了我们进行学术研究的难度,但不能浇灭我们求知若渴的热情。

  自我隔离在家,我们通过网络打破空间的界限:导师远程的关怀与指导、同窗异地的交流与讨论、图书馆远程登录的便利与迅捷,都是我们不断研究的动力。

  坐在自家书房里,虽然身边不复有众多埋头苦读的面庞,但我们的心更加安静,潜心于学术的海洋中,不断进取。

   “停课不停学,学习不延期”。

  虽然无法返校,但是,疫情不是我们懈怠的借口,学术研究并不受时空的限制,即便自我隔离在家,我们仍然在学术研究的道路上笔耕不辍。

  还记得2020年年初,正值我博士学位论文研究的关键时期。

  某天,我想查阅一篇曾经读过的外文文献,但该纸质版的文献不在身边。雪上加霜的是,我并未记住该文章的题目,仅记得作者和主要内容。面对网络上鱼龙混杂的信息资源,我感到十分焦虑。但是,我坚信办法总比问题多。

  最终,我通过远程访问图书馆与网络关键词搜索相结合的方式,确定了该文献的题目并成功下载了该文献的电子版资料。

  虽然我为此付出了大量的时间成本,但是也收获了成功解决问题的喜悦,进一步拓宽了自己在相关领域的学术视野,提升了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

  正如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战胜焦虑后发现未来的自己

  2020年的夏季,是属于我们的毕业季,是我们踏上新征程的起点。但是,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模糊了许多人对于未来的憧憬,为2020届毕业生的求职之路蒙上了一层灰色。

  法律人最常见的就业选择是什么?

  实际很好归纳:公务员、律师加法务,高校、科研与教书。

  然而,国考省考的延期、就业面试的推迟,增加了我们求职的焦虑;律师事务所受之冲击,部分企业的裁员倒闭,给予了我们前所未有的就业压力。在现实面前,规划许久的求职计划不断落空,我们不禁开始担忧自己会不会失业。

  2020年春夏,校园内不见了熙熙攘攘的求职人群, 网络校园招聘会的现场却无论如何都难以勾勒出那种热闹非凡的画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尚未求职成功的我们开始慌乱;然而,却又在彼此的询问间发现我们并不“孤单”。相较于往年兴致勃勃的“选哪个”“恭喜你”,2020届的我们却常说“哪要我”“再努力”。

  不过,时间渐渐地抚平了慌乱与焦虑,最终我们都发现了未来的自己。

  在这个特殊的求职季中,我还算是幸运,从一开始就选定了自己的目标,希望能进入高校担任教职并一直为之努力。然而即便如此,在等待结果的过程中,面对周遭熟悉的四壁,我也感受到了深深的焦虑。 

  这种感觉是一种无形的压力:不知道结局如何,也不知能去哪里。

  当尘埃落定时,我悬着的心也终于落地。然而,彼时还未确定工作的同窗们内心想必更为焦虑,那会是怎样一种我无法感同身受的焦急?

  安静的毕业季中行李传递着情谊

十年法大,终于在这个安静的毕业季告别

  2020毕业季时的中国政法大学校园

  新冠肺炎疫情不仅打破了2020届毕业生的学术研究规划、就业规划,而且也打破了我们之于毕业季的种种构想。

  2020年年初时我们匆匆离去,满脑子想的是片刻后的归来。然而,尘封的寝室、空荡的长廊,似乎在陈述着无声地离开。

  毕业季变成了“毕业寄”,一箱箱沉甸甸的行李上,洒满了在校老师和志愿者的汗水,寄出了母校对我们厚重的祝福;孤独伫立于科研楼东侧的“我们毕业了”那几个大字,在朝阳的映射下显得格外美丽,恍惚间似乎我们都在校园。

十年法大,终于在这个安静的毕业季告别

   2020毕业季时的中国政法大学校园

  有幸的是,我得以返校收拾行李,得以在十年的悲欢聚散后,在母校的怀抱中对她深情告白。

  特殊的毕业季,校园内安安静静,阳光正好,鸟叫虫鸣。东升的旭日洒进新一号楼的露台,想必也映红了端生楼上金色的校训;西逝的落日映亮食堂淡棕色的外墙,想必也把军都服务楼超市的玻璃照得通亮。

  十年光阴,转瞬即逝,逛遍了昌平的鼓楼街,吃遍了海淀的四道口,却留不住满园的玉兰花开,留不住满眼的蓟门晓月。

十年法大,终于在这个安静的毕业季告别

   孟铂林

  十年前,我踌躇满志步入法大;

  如今,我意气风发离开校园。

  我已离去,我从未离去。

  

十年法大,终于在这个安静的毕业季告别

  法大微信 【第20200826期】

  内容来源:《法律与生活》杂志

  责任编辑: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