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休渔期非法捕捞,“平事”电话为何比执法先到?

  原标题:举报休渔期非法捕捞,“平事”电话为何比执法先到?

  

  ▲山东荣成休渔期非法捕捞乱象调查:码头频繁深夜卸鱼,举报后接“平事”电话。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5月1日12时至9月1日12时,北纬35度以北的渤海和黄海海域进入休渔期,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从事收购、运输、代冻、加工、销售、储藏非法捕捞海产品活动。

  可据新京报记者在山东荣成的暗访调查,休渔期内不仅渔民、商贩在偷捕、偷卖,一些船员、船东还在中介撮合下违规出海,上千吨的运输船常在深夜进码头卸渔获物。而在记者向渔政部门举报后,却接到了被举报船只打来的“平事”电话。

  今年4月,荣成市发布通知,要求所有休渔渔船必须在指定的“母港”停靠,冷冻渔船原则上停靠在石岛湾内的海成等5处“母港”,不得拆卸北斗定位终端设备,不得擅自离港或转移停泊地点,不得违规出海作业。

  然而,从记者调查来看,休渔期当地从偷捕、偷卖,到渔船违规出海等却依然是一片繁忙景象。毫无疑问,这番场景与从国家到地方的休渔规定都不合。对于其中的违法违规行为,理当及时予以严肃查处,但相关方面的处理态度却显得极为暧昧。

  报道里有几个细节值得注意。一是,在记者向当地渔政部门举报之后,相关部门值班人员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追问“举报者”:“怎么个意思,你们之间有纠纷吗?”而在举报的一小时后,被举报的运输船就离开了码头;二是,被举报的船只方面后给记者打来“平事”电话,并指定举报者“给渔政有个孙队”打电话,“就说我们也不管了”。

  面对举报,不是首先核实举报信息,而是反问举报者的动机,这本就与监管部门对待举报该有的态度相悖,也难免引发社会质疑。

  在此之外,监管部门保护好举报者信息是起码的义务。但执法未动,记者却先等来了被举报者的“平事”电话。那么,举报者的信息到底是谁泄露的?被举报者要求记者给“孙队”打电话,这背后又有着怎样的“隐蔽的角落”?

  明令规定的休渔期,违规捕捞、运输、买卖的现象依然在大张旗鼓地进行,这本就是对地方监管效力的直接拷问。而面对举报,相关部门却给出了让人难以理解的态度,更是错上加错。

  在调查中,记者还发现,当地渔船存在着船号被涂抹的现象。而荣成市加强伏季休渔管理的通告中明确要求,船只不得拆卸北斗定位终端设备,但部分船只的“航迹”疑似被关闭,甚至疑似出现了定位系统和船只分离的情况。这些操作究竟是否属实,其背后是否伴随着监管的有意“放水”,当地都应该通过严肃调查来予以回应。

  今年3月,农业农村部印发《“中国渔政亮剑2020”系列专项执法行动方案》,明确要求坚持船籍港休渔原则,以县(区)为单位建立休渔渔船台账,实施“依港管船”“定人联船”“船位报告”“信息周报”;做好重点排查,不定期组织海上日常巡查、交叉检查、突击抽查、区域联查,严肃查处违法违规行为。

  所以,尽管荣成当地部分船只和商家的违规操作都有所“隐匿”,但像千吨级运输船晚上在码头卸货,其动静其实是非常大的。若按规定做好相应的排查、巡查工作,相关违法行为很难不被发现。这样的现象持续发生,到底是监管的“网眼”太大,还是有不当的利益庇护,这些都需要一个明明白白的回应。

  另外,再补充一句,到底该如何对待举报。今年4月荣成方面发布的通告中,明确提出设立专项奖励资金,对举报渔港、渔船伏休违规的,根据案值给予重奖。重奖固能激发举报者的勇气,但更重要的是,认真对待每一起举报,让违规行为都能够得到依法依规的回应。

  保护海洋资源,推动可持续发展,经不起这样的“破窗效应”。

  □ 重舟(媒体人)

  编辑 孟然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