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氧污染来了 地球“保护伞”为何变成健康杀手?

  原标题:臭氧污染来了 地球“保护伞”为何变成健康杀手?

  据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的信息,今年1至7月,全国平均空气优良天数同比上升4.8个百分点。但京津冀周边、汾渭平原、苏皖鲁豫交界地区臭氧浓度却相对较高,此外,成渝、广东等地臭氧浓度同比也有所升高。近年来,我国大部分地区空气质量得到了改善,但臭氧污染却逐步显现。

  2019年臭氧超标城市数量达103个

臭氧污染来了 地球“保护伞”为何变成健康杀手?

  我国从2013年开始启动臭氧8小时浓度限值监测,至2015年已经完成了对全国33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臭氧监测的全覆盖。据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的数据显示,2019年,33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臭氧浓度达到148微克/立方米,比2015年上升了20.3%,臭氧超标城市个数从2015年的19个增加到2019年的103个。2019年,我国以臭氧为首要污染物的超标天数占比为41.8%,仅次于PM2.5。

臭氧污染来了 地球“保护伞”为何变成健康杀手?

  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副主任 柴发合:从全国平均状况来说,臭氧是处在一种缓慢上升的这种状态,那么特别是在京津冀及周边,汾渭平原,苏鲁皖豫交界的这些地方,包括长江三角洲,还有珠江三角洲地区,这些地区的话都是臭氧上升幅度比较明显的地方。

臭氧污染来了 地球“保护伞”为何变成健康杀手?

   协同治理PM2.5和臭氧成改善空气质量关键

  臭氧是由空气中的氮氧化物和挥发性有机物(VOCS)在太阳光照射的作用下形成的污染物,在夏秋季节的午后浓度最高。专家分析,我国臭氧污染之所以在近几年逐渐加重,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随着近些年来对PM2.5等颗粒物的治理,部分地区大气通透性明显改善,更充足的光照给臭氧的形成创造了条件,但这只是客观原因,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国各种大气污染物的减排比例不协调,因此对PM2.5和臭氧进行协同治理已成为改善空气质量的关键。

臭氧污染来了 地球“保护伞”为何变成健康杀手?

  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副主任 柴发合:我们原来的PM2.5的前体物二氧化硫(的排放),在许多地区,和2013年比都下降了百分之八九十,在环境中间都是个位数。但是氮氧化物的话,只下降了百分之几。同时的话另外一种前体物VOCS,可以说是因为它的来源比较复杂,控制起来难度也非常大,这些年的话有研究表明,就是我们的VOCS整个的排放量,实际上是处在一个高位,即使说有所下降,那也是非常非常少的。

臭氧污染来了 地球“保护伞”为何变成健康杀手?

  高浓度臭氧可能危害人体健康

  臭氧在平流层能对地球环境起到保护作用,但在距地面1KM高度的范围内,高浓度臭氧却有可能危害人体健康,对部分敏感人群造成眼睛和呼吸道的刺激和损伤,并使植物发黄枯萎。

臭氧污染来了 地球“保护伞”为何变成健康杀手?

  但专家同时表示,我国臭氧污染目前大多仍然以轻度为主,浓度不超过160微克/立方米,不会对人体产生直接影响,公众不必紧张。

  专家表示,臭氧的形成机制非常复杂,除了和太阳辐射、地理地形、气象气侯等外部生成条件有关外,最主要的是和污染源的结构关系密切,因此需要协同治理。

  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副主任 柴发合:臭氧和它的两个前体物之间存在着一种非线性的关系,就是说你在消减前体物的时候,你不光要消减,而且两种前体物消减的比例关系决定了你臭氧下降的这个程度,如果说下降比例不合适,反而还会上升,所以这是臭氧控制的一个非常难点的一个问题。

  此外,臭氧生成的前体物挥发性有机物(VOCS)存在于社会生产和生活的方方面面,从喷涂作业、石化生产、油墨使用、制药、制鞋等方方面面都会产生挥发性有机物。

臭氧污染来了 地球“保护伞”为何变成健康杀手?

  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副主任 柴发合:一个是污染源数量种类多,还有一个排放的环节多,无组织排放在这里面占了相当大的比例,所以的话这部分整个的VOCS的控制的话难点确实是比较大。

  呼吁公众减少生活中挥发性有机物排放

  生态环境部日前已经印发了《2020年挥发性有机物治理攻坚方案》,并启动了攻坚行动。通过增加石化产业油气回收比例,降低工业用涂料的挥发性组分含量,对喷涂车间进行密闭改造等措施,降低工业生产领域的挥发性有机物排放量。同时专家也建议,公众在日常生活中也应采取一些措施,减少生活中挥发性有机物的排放。

臭氧污染来了 地球“保护伞”为何变成健康杀手?

  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副主任 柴发合:比如说我们少开一天车,少消耗一升汽油,在加油的时候选择晚上,因为那时候温度也比较低,挥发性比较差,在自己家里面装修的时候要优先选择那些低挥发性的,甚至没有有机溶剂的这些涂料。通过我们自己行为的调整,来减少对环境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