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哉云南】自然精华与人类心灵的碰撞——玉雕工艺

  原标题:【美哉云南】自然精华与人类心灵的碰撞——玉雕工艺

  来源:云南发布

  《云南省情系列微视频》

   美玉系列之玉雕工艺

  

  

  玉在山而木润,石韫玉而山辉

  大自然因玉石的蕴藏而熠熠生辉

  人类因玉石的点缀而愈发夺目

  玉石琢磨成器的工艺活动

  始终伴随着华夏文明的发展

  积淀起延绵至今的悠久玉文化

  01.

   玉雕历史追溯 

  玉石雕制行业的雏形

  显现于夏商及春秋战国时期

  发展兴盛于汉唐和宋元时期

  明清时期,其工艺及质量达到顶峰

  早在公元前4世纪

  中国西南就有一条北起成都、南下大理

  经保山、腾冲等地

  西去缅甸、印度、阿富汗、伊朗的

  陆上贸易通道,史称“蜀身毒道”

【美哉云南】自然精华与人类心灵的碰撞——玉雕工艺

  腾冲文星楼

  其中,从大理西行

  经滇越(即今腾冲)至缅甸等地

  称为“永昌道”

  通过“永昌道”

  腾冲距离盛产翡翠毛料的

  缅甸帕赶地区

  不到三百公里

  区位的优势让腾冲人

  首开了云南翡翠加工的先河

【美哉云南】自然精华与人类心灵的碰撞——玉雕工艺

  芙蓉种玉雕挂件

  清光绪《腾越乡土志》记载了

  清末腾冲玉石加工的盛况

  “……制朝珠、手镯、簪珥、各玩器

  琢磨之声达昼夜,彻通衢

  居肆成事者数百人,散处村落者数千家”

  到1949年前后

  腾冲翡翠加工作坊达100多家

  工匠超过3000人

  因而有“玉出腾越”之称

  02.

   玉不琢不成器 

  玉“雕”

  在行业内称碾玉、研玉

  秦代称“琢”,宋时称“碾”

  清末,腾冲制玉的作坊

  已经有了明确的分工

  捣沙、解玉、打大形与细形及打眼

  钻膛、掏膛、细花、上花、研磨抛光

  工匠师傅们都严格遵循

  各自的工艺方法、各司其职

  此流程及加工工具

  一直沿用至20世纪50年代

  机械工具的出现

  代替了部分制玉工序

  而精雕细琢的部分

  仍保留了人工传统的技艺

  并且在前人基础上

  流程更加精确明晰

【美哉云南】自然精华与人类心灵的碰撞——玉雕工艺

  雕玉

   01 审玉定料 

【美哉云南】自然精华与人类心灵的碰撞——玉雕工艺

  透过光源观察玉料内部

  雕刻师傅在选定雕刻材料之前

  都需要“相石、问玉”

  透过灯光和日光等光源,观察玉料

  看皮、看性、看色、看瑕疵

  最后才能凭借经验定料

   02 解玉 

【美哉云南】自然精华与人类心灵的碰撞——玉雕工艺

  机械化解玉

  

  开料好则“出货”好

  解玉并非简单去皮、切割

  需要根据玉石种质、水头、色泽等

  分布情况来确定如何切削

  保留精华的同时

  还要考虑瑕疵部分如何取舍

   03 画样 

  

【美哉云南】自然精华与人类心灵的碰撞——玉雕工艺

  在玉料上画出图样

  

  画样,旧称“划活”

  民间作坊中称“打稿”

  顾名思义,就是要将玉石大概样形图稿

  直接描画于玉料上

  画样需要随玉形来取意造型

  依据沁色、绺裂、脏癣等瑕疵走势

  来描绘成形

  

   04 雕琢 

  

【美哉云南】自然精华与人类心灵的碰撞——玉雕工艺

  悉心雕刻

  

  用砣轮将画样墨线以外部分去除

  保留大致轮廓形态,称为“出形”

  再经过定形、精形、磨等

  极为复杂的工序

  一件玉器才基本成形

  

   05 抛光上亮 

  

【美哉云南】自然精华与人类心灵的碰撞——玉雕工艺

  精细的抛光过程

  

  不经抛光上亮

  再诱人的翡翠其丽质也将埋没

  上绿粉、过胶、勒亮、罩亮、过蜡、喝油

  精磨抛光上亮的工序较多

  有时堪比琢磨之工

  03.

   人与玉 

  腾冲作为翡翠加工的集散地

  因其流通着品种繁多的缅甸玉石

  聚集了来自全国技艺精湛的玉雕大师

  腾冲出品的玉器

  玲珑典雅、灵气逼人

  

【美哉云南】自然精华与人类心灵的碰撞——玉雕工艺

  玉雕摆件

  

  玉是美好事物的载体

  是中华文化的传承

  翡翠刚卓,书画柔美,二者的结合

  既体现了玉雕师的匠心精神

  又折射出了中国特有的

  崇玉、尚玉情怀

【美哉云南】自然精华与人类心灵的碰撞——玉雕工艺

  杨树明——中国玉雕艺术大师

  

  杨树明是玉雕大师的杰出代表之一

  无论是变废为宝的《风雪夜归人》

【美哉云南】自然精华与人类心灵的碰撞——玉雕工艺

  杨树明玉雕作品——《风雪夜归人》

  还是锦上添花的《童子观音》

【美哉云南】自然精华与人类心灵的碰撞——玉雕工艺

  杨树明玉雕作品——《童子观音》

  他手中每一块玉石都仿若珍宝

  心到笔到,笔动刀至

  专注的眼神在转动的雕刻刀之间

  来回穿梭

  只为将中华文化注入那一块块灵石

  雕琢出一件件美物

【美哉云南】自然精华与人类心灵的碰撞——玉雕工艺

  玉雕摆件

  腾冲这座“极边之城”

  素有“玉出腾越”之美誉

  总是能化顽石为美玉

  每一处刀刻

  都是对时光的雕琢

  每一次端详

  都是对历史的凝望

  腾冲玉雕工艺

  已经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

  得到人们的保护与传承

  而那些世世代代

  生活在这片热土的玉雕师们

  还将续写着新的历史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