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踩“刹车”!川渝携手抗洪

  原标题:联合踩“刹车”!川渝携手抗洪

  来源:重庆发布

  

  8月22日,重庆主城长江、嘉陵江水位已退至警戒水位以下,朝天门、长滨路、磁器口、南滨路等区域已开始组织清淤消杀工作。

  本轮过境重庆的长江2020年第5号洪水(以下简称“长江5号洪水”)是三峡库区建库以来最大入库洪水。但早在本轮洪水进入重庆前,已经通过川渝水库联合调度,踩下了多轮“刹车”。

联合踩“刹车”!川渝携手抗洪洪峰过境渝中区 邹乐 摄

  在水利部、长江委统筹下,川渝“携手”通过上游拦蓄洪水、支流削峰错峰、下游加大泄洪,为长江上游寸滩站削减了13500立方米每秒的洪峰流量,为重庆降低洪峰水位2米以上,重庆沿江区县超过10万人避免因灾转移。

  

  为什么需要川渝联合调度?

  如果不联合调度,两江洪峰将在重庆主城中心城区汇集。

  

  “此轮过境洪水,主要源于四川盆地出现持续暴雨。”市水利局水文与防御处处长宋刚勇说。

  在长江5号洪水形成前,8月16日13时,嘉陵江2号洪水正式形成。“如果不利用水库调度,任由两江洪水汹涌而至,嘉陵江2号洪水洪峰就将与长江5号洪水洪峰在重庆主城中心城区汇集,沿江淹没区域将比现在更多。”宋刚勇说。

  “长江流域的防洪调蓄是以三峡为核心、多座水库密切配合的‘集群作战’。”宋刚勇说,重庆要最大程度减轻洪水过境带来的损失,需要水利部、长江委合理利用暴雨洪水的空间分布和时间差,统筹协调上下游、干支流的多座水库,协同开展跨流域、跨省市多轮次水库调度。而涉及此轮洪水过境,上游众多需联合调度的水库,都在四川、重庆境内,且主要在四川,这就需要川渝两地“携手”应对。

  

联合踩“刹车”!川渝携手抗洪

  洪水过境渝中区菜园坝 邹乐 摄

  其实,早在2018年,四川、重庆就签订了《深化川渝合作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2年)》,建立了跨省市水情信息共享和水库联合调度机制。今年5月21日,四川省水利厅和重庆市水利局又签署了《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水利合作备忘录》,约定围绕防洪调度、河道管理、水土流失、消落带、地质灾害治理等重点领域,深化川渝跨界河流水事协作。

  “此次在水利部、长江委统筹下的水库群联合调度,川渝两地的通力合作,正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水利合作的生动实践。”市水利局党组书记、局长吴盛海表示。

  

  怎样联合调度?

  上游拦蓄洪水、支流削峰错峰、下游加大泄洪。

  

  “在长江5号洪水形成前,重庆就通过与四川共享水雨情,提前预判出可能受到洪水影响的区域,为应对长江5号洪水过境作好了准备。”宋刚勇说。川渝两地通过水雨情等信息实时共享、防洪工程调度提前告知等合作,让重庆的洪水预报预见期得以延长,预警精准度得以提高。

联合踩“刹车”!川渝携手抗洪洪水过境磁器口古镇 罗嘉 摄

  在长江5号洪水、嘉陵江2号洪水过境期间,重庆市请示水利部、长江委向长江重庆段上游水库发出14道调度令,拦蓄洪水量超50亿立方米,减少洪峰期间上游来水量。

  同时,市水利局联合四川省水利厅,向嘉陵江流域水库发出11道调度令,合理调配了嘉陵江汇入长江的流量和时间,降低多流域洪峰叠加效应,减轻了防洪压力。

  此外,市水利局还请示长江委向三峡水库发出8道调度令,将三峡水库出库流量从34000立方米每秒增至49400立方米每秒,最大程度减轻了三峡库区重庆境内淹没影响范围。

  上游拦蓄洪水、支流削峰错峰、下游加大下泄……重庆行洪压力也得以大大降低。

  

  联合调度发挥了什么作用?

  降低洪峰水位2米以上,减少转移人口超10万人。

  

  “川渝”携手,联合调度发挥了什么作用?

  8月16日13时,嘉陵江2号洪水形成。而此时的重庆主城中心城区刚刚遭遇长江4号洪水、嘉陵江1号洪水过境不久,水位仍处于高位。

  在四川省水利厅的调度下,四川在自身防汛压力极大的前提下,降低了嘉陵江上游四川境内的亭子口水库出库流量,减少了嘉陵江上游来水,让嘉陵江重庆段洪峰抵达时间得以推迟;重庆市水利局调度境内嘉陵江下游草街水库加大下泄流量,提前为此次嘉陵江2号洪水过境腾出防洪库容;在水利部、长江委的统一调度下,长江上游四川境内的溪洛渡、向家坝水库减少下泄流量,减轻长江干流防洪压力……

  宋刚勇介绍,在应对长江5号洪水的过程当中,由水利部、长江委和四川省水利厅、重庆市水利局发出的与重庆有关的水利工程调度令达到30余次,上游水库群拦截了50亿立方米以上的洪水。水库联合调度为长江上游寸滩站削减了13500立方米每秒的洪峰流量,削减率超15%,降低洪峰水位2米以上,减少了重庆超过10万人的转移。

  最新水情

  重庆市水文监测总站消息,22日8时至23日8时,重庆西部及东南部小到中雨,其余地区基本无降雨。中小河流水势平稳,未出现明显涨水过程。

  四川境内涪江、嘉陵江流域中到大雨,局地暴雨到大暴雨,琼江、渠江流域小到中雨;贵州境内乌江流域小雨。各江河主要控制站水势平稳,未出现明显涨水过程。

  目前除长江长寿(二)站仍超警外,其余站点均已退至警戒水位以下。

  据长江上游水文局监测,23日8时:

  长江寸滩站水位179.10米,低于警戒水位1.40米,水势落;

  长江朝天门站水位180.15米,低于警戒水位1.85米,水势落;

  长江菜园坝站水位180.65米,低于警戒水位1.35米,水势落;

  长江长寿(二)站水位173.83米,超警戒水位3.83米,低于保证水位0.17米,水势落;

  嘉陵江东津沱站水位203.70米,低于警戒水位2.80米,水势涨;

  嘉陵江北碚(三)站水位181.36米,低于警戒水位13.14米,水势落;

  嘉陵江磁器口站水位180.19米,低于警戒水位2.45米,水势落;

  乌江武隆站水位172.34米,低于警戒水位20.66米,水势涨。

  三峡坝前水位166.85米,入库流量35000立方米每秒,出库流量47800立方米每秒,超过汛限水位21.85米,蓄水量315.68亿立方米,水势落。

  预计23日8时—24日8时,重庆市中小河流水势平稳,无明显涨水过程。

  

  防控小贴士

  接触传播是新冠病毒传播的重要的方式之一。手触摸被病毒污染的物品后,被病毒沾染,再接触口、眼、鼻粘膜,可以引起感染。所以,手部卫生对新冠病毒防控非常重要。